第53章 着火了 (1 / 4)

        一听大姑还跟往年一样分了粮食,没有因为年成不好或者多了个孙女就被克扣了口粮,吴做有也就放心了。

        “那就好,有这些粮食,我大姑月月还有抚恤金,你们俩这日子就够过了……”

        郑雅琴笑着说,“岂止是够过了,还绰绰有余呢,大舅你们往后就不用惦记着往这儿拿东西了……”

        吴做有说,“知道你们不缺,可这是我对我姑的一点心意,我大姑这么疼我,我却不能在她跟前尽孝,要是再不孝敬点东西,我这心里头就更过意不去了。”

        “你要是真过意不去,就帮我们干点活吧。我跟奶奶不缺东西,倒是缺个干活的人。”

        郑雅琴知道大舅是实在人,也是为了让他们能心安理得的把东西拿回去,就说,“我家最近烧炕的时候总冒烟,大舅你要是有功夫就帮我们掏掏炕洞子吧,不然万一氧化碳中毒了,那可就完了。”

        她说的是实情,这些年,老吴太太一直神情恍惚的,也顾不上扒炕、通炕洞子,家里的烟道早就堵了,一烧火就呼呼冒烟,整个屋里都烟气熏熏的。

        之前轮流照顾她的妇女们也都不大在意这事儿,反正也不是她们家的,她们也就做一顿饭就家去了,谁管她堵不堵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凑合着使吧。

        郑雅琴过来后,自己拿烧火棍通了几次,但每次都是好几天过后又不行了,看样子是里头堵的,需得把炕扒了从里面通起才能好使。

        之前是因为秋收,大家都忙的很,她就没找人,这会秋收完了,她正琢磨着找人干呢,可巧大舅就来了。

        “大丫,啥叫一氧化碳啊?”大舅妈的思想没跟郑雅琴在一个频道上,听到郑雅琴说了个新词,她很好奇,就提出了疑问。

        郑雅琴滞了一下,说,“就是被抗洞子熏着了,学名就叫一氧化碳中毒,我听我们村的知青说的,他们城里都管这个叫一氧化碳中毒。”

        “啊,这么回事儿啊?我还头一次听到这个词儿呢。”大舅妈恍然大悟,又说,“行,你大舅盘炕盘的可好了,明儿就叫他帮你们扒了重盘。”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