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1 / 3)

        “呦,邢广,你咋在吴婶子家呢?”

        队长媳妇儿可能被他闺女传染了,看到邢广从郑雅琴家出来,立刻也变得醋味十足起来,说起话来也酸溜溜的,像是在替她闺女吃醋一般。

        邢广直接无视掉她那阴阳怪气的调调,不轻不重的说,“过来瞧瞧吴奶奶。”

        “撒谎,你分明是被郑大丫这个狐狸精勾引来的,你个傻瓜,你被她骗了你知不知道?”

        贾秀娟像个抓到丈夫偷情的妻子一般,又委屈又痛苦,歇斯底里的恨不得把世上所有的脏水都泼在郑雅琴身上。

        听到她刺耳的侮辱,邢广的脸一下子黑了,本就清冷的眼神瞬间犀利起来。

        “贾秀娟同志,注意你的言辞,无凭无据的污蔑别人、抹黑别人,到头来被人看不起的反倒是你自己。”

        “我怎么污蔑她了?她本来就不是什么好饼,今年过完年的时候她突然跑了,一直在外边浪到开春才回来,你就住在他家隔壁,难道你不知道吗?”

        “这好几个月,谁也不知道她干啥营生去了,反正走的时候黄皮拉瘦,跟个猴子似的,回来的时候就变得白白胖胖水水灵灵的了,这要是靠卖力气挣钱的话,能吃成这样?”

        “再说了,她从小跟我一起长大的,她啥样我再清楚不过了,小时候就是个三杠子打不出个屁的人,现在变得能说会道,牙尖嘴利的,肯定是有人调教过了她……”

        贾秀娟摆出她自以为是证据的证据,拼命的抹黑着郑雅琴。

        郑雅琴呵呵笑了一声,看着贾秀娟说,“贾秀娟,你给我听好了,我现在可不是从前那个不被家里待见的小白菜了,我现在是烈士的女儿,是受国家保护的群体,你敢随便诬陷我,给我抹黑,就是诬陷我爹和我叔叔,就是给他们抹黑,我要是去告你的话,国家肯定会追究你责任的,信不信我让你去坐牢去?”

        贾秀娟可不信她的话,“切,你吓唬谁呢?我是吃粮食长大的,不是被吓唬大的,有能耐你这就告我去啊,我就说你是窑姐,是妓女,你能把我怎么样?”

        “闭嘴!”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