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1 / 4)

        郑雅琴说,“我的意见和邢广的一样,觉得你们还是别告了,杨场长在这一片经营这么多年,早就跟上头有着千丝万缕盘根错节的关系了,你们现在无凭无据的去告他儿子,他肯定得倒过来反咬你们一口。”

        “想想吧,你们无权无势,能斗过他吗?”

        “相反,要是你们不吭声,他们也理亏心虚,肯定不会主动来找你们的,莫不如先暂时咽下这口气,等以后找到合适的机会再一起收拾他们,俗话说得好,君子报仇10年不晚嘛……“”

        崔连城瞥了一眼远处那帮畜生,咬牙说,“你们说的有道理,可让我就这么饶了这帮畜生,我不甘心呀!”

        郑雅琴说,“不甘心就等以后找机会偷着揍他一顿,出了心头口这口恶气就好了,不过现在可不行,那家伙的胳膊都折了,要是咱们再揍他一顿,把他伤的过重,恐怕他爹就得炸毛,到时候咱们都麻烦了……”

        刘凤敏轻轻的推了推崔连城,带着鼻音软软的说,“你先别寻思那些了,还是快点上卫生所看看你的伤吧,你瞅瞅嘴角这儿,还出血呢……”

        崔连城看着刘凤敏,她的脸蛋也肿起来了,不知是刚才被扇的还是摔的,红红的,有些地方都有些青紫了。

        崔连城看着很心疼,想着领她也卫生所看看去,于是终于决定不追究了那帮畜生,跟邢广他们去乡里的卫生所了。

        到了卫生所,大夫帮着检查了一下,说崔连城身上多处软组织受伤,还有两根手指头骨折,一颗门牙也活动了,还被打成了轻微的脑震荡。

        这伤说重不太重,但说轻也不轻,大夫提议往后的几天让他躺在家里卧床休息,不能出来活动,更不能干活了。

        刘凤敏一听崔连城受了这么多伤,都脑震荡了,心里难过死了,越发的觉得自己对不起他了。

        而崔连城却不在意自己的伤势,一心为刘凤敏着急,没等自己检查完包扎好,就催着大夫给刘凤敏检查。

        大夫早就看出刘凤敏没啥事儿了,被崔连城催的没办法,只好简单的帮她检查了一下,得出的结论跟他猜的差不多,那就是——不碍事,这点伤都不用上药,过几天自然就好了。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