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八章 有多难 (1 / 6)

        最重要的灵魂调料是柠檬汁、切细的木瓜丝,还有百香果,也就是本地俗称的鸡蛋果混合在一起,酸味十足,很正宗。

        边检站平时没有太多的活动,最大的组织性娱乐就是看电影。片子是省电影公司提供,专门安排人过来反映。包括虎平涛在内,干警们休息的时候都会来这里聚聚,换换口味。

        虎平涛端起酒杯:“爸,我敬你。”

        碰过杯,虎崇先抿了一口,赞道:“这酒不错。”

        虎平涛笑道:“这是老板娘自己酿的米酒。您要是喜欢,等会儿走的时候我给您买点儿。”

        虎崇先“嗯”了一声,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烤肉塞进嘴里,慢慢咀嚼:“在这儿工作还习惯吧?”

        “还行。”虎平涛殷勤地给父亲碗里夹菜。

        虎崇先继续问:“老杨说,你们前几天破了个武装运毒的案子,具体是怎么回事?”

        如果父亲没有现在的身份和级别,虎平涛无论如何也不会回答这个问题。

        他压低声音,简单说了一下抓捕的前后经过。

        虎崇先认真听完,放下筷子,神情严肃地问:“张青保死了?”

        虎平涛缓缓点了下头:“我估计送到医院的时候就已经不行了。那种防步兵手雷的威力我是知道的,安南的仿造品。缅国常年局势动荡,只要愿意花钱,枪支弹药什么都可以买。”

        虎崇先平静地问:“对于张青保的家人,你们站上是什么态度?”

        “青保的烈士申请已经报上去了,估计很快就能批下来。抚恤金和补贴一分都不会少,站里还专门搞了一次捐款。我不好捐太多,只捐了两千。”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