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小节 重逢 (1)

  月亮洒在徐家汇教堂门前的广场上。云山雾罩的夜空,月亮只偶尔探出头来。下午的那场豪雨已风消声歇。夏日的雨,下一阵热过一阵,像是三伏天灼日骄阳的序曲,草丛里蟋蟀叫的不亦乐乎。

  “大姥我说你怎么会不惜血溅卡内基,把自己的asdebut都给搅黄了,也非得来见个死人最后一面不可。”

  葬礼结束以后康乐乐田园和瞿岚,几个久违的发小在教堂门口的喷泉广场上久久巡恒没有离去。整日来在广场上严阵待发的采访车和记者,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尽数散去。随着夜色渐浓偌大的广场上只剩下他们三人,久别重逢。月华倒映在他们身后环形的喷泉池中,仿佛深沉海洋中的佼鱼,偶尔翻涌起几道银色的鳞光。

  “原本我还觉得你挺有情有意的,现在我觉得你,”田园拍拍康乐乐肩膀,歇了口气随即破口大骂:“你大爷的,你是有多恨她,非得在个死人的葬礼上这么搅局\\(?火?╬)//”

  田园两眼充血,连青梅竹马都对他恶向胆边生,可想而知康乐乐是做了多么混的事情。

  诚然,在走向棺椁的一刻,是有那么一瞬间康乐乐感到了一丝悲从中起。那一刻,甚至从未见过他流泪的田园瞿岚都以为他会当着众人放声痛哭。但只有一刻。下一刻一场激情四溢火花四溅的独角狂笑剧,已经在肃穆莊嚴的葬礼上完全没有预兆地鸣金开罗大张旗鼓地演了起来。这时候众人才发现,那一时一刻的悲伤,不过是一个精心铺垫的用来误导众人的花招罢了。不仅如此,他还越演越来劲儿,在之后将近一分钟的时间里,狂笑进而演变成各种泪牛满面,捶胸顿足,满地驴犊子打滚,各种丑态百出。把只有一口气的海澜气地,气若游丝仍不住地嘶吼:“滚!滚!滚!”,杀气腾腾若不是虚弱地站都站不起来,一早冲上来掐死他了。而他依然故我就像被点了笑穴一样,完全停不下来。如果不是田园瞿岚及时把他架出去,没人知道这出闹剧会演到什么时候。

  “你现在怎么不笑了!有本事别停呀!这样或许大姐会看在你有‘见死人不笑也会死病’的份上,留你一条生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