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小节 分量(3)

  “是吗!原来你不让我帮你,一味据我千里,就是怕得罪那些根本毫不相干的人!”比起拒绝他。海心对周围人噤若寒蝉的态度更让他感到失望。“原来我在你心里就那么一文不值!”这不是海心第一次无视他的好意,却是第一次寒了他的心。

  “(不是这样的)”海心想否认却话到嘴边最终还是咽了回去。诚然他不是一文不值,但又有多重呢?不是这样又是哪样?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

  看着海心一味地逃避自己的目光,瞿岚不再逼她。无奈地说了一句:“我明白了!”然后踩下油门,哈雷乌骓发出突突突即将绝尘而去的声音。“我以后会绕着你走!有多远绕多远!这样你满意了吧!”说完像往常和她告别时一样,挠了挠她的头,戴上头盔前不忘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明天见!”

  平时除了康乐乐田园之外,瞿岚都是独善其身,难以亲近的气场常常让人认为他是个吝啬笑容的人,但在海心面前他就象一个挥金如土的土豪一样毫不吝啬地肆意挥霍他朗月入怀般的笑容。然而现在他却要靠挤才能笑得出来。但即便他此刻的心情已经透支到不足以支付一个微笑的地步,他还是会对她笑。“等等!”在乌骓拔蹄而去的一刻,她不由自主地抓住他的车尾。她一直希望瞿岚可以别管她,这样她就可以像影子一样过着无人问津的生活。但瞿岚的一句‘我明白了!’却让她一点都感觉不到夙愿达成的高兴。相反,她觉得自己被小瞧甚至是鄙视了。“我改变主意了!送我回去!”

  听闻瞿岚没有说话只是摘下头盔一股脑地套上她的小脑瓜。抬起眼睛时,她看见他薄唇的嘴角升起一轮弦月。映入眼帘时竟有一种沁入心脾的感觉。

  海心翻身上马(是哈雷也是乌骓呗),瞿岚拽过她一双冰冷的小手迭在自己的腰前,叮嘱道:“我这宝马良驹可从来没载过第二个人,所以只有一个头盔,你可得诚心祈祷,我们这一路可别给警察叔叔逮着!”随即乌骓再次发出刨土蓄势的声音,一溜烟地绝尘而去。

  即便隔着厚厚的头盔海心还是可以感到四下刻薄的言语和嫉恨的白眼。想必明天她的敌人会比今天更多,但,随它去吧。刚才瞿岚问她,在她心里他是不是一文不值?她不知道他在她心里的分量,但有一点她可以肯定。全世界的冷眼也不会比失去他的一个笑容更加难以承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