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还是有变化的!

三川无川,东山无山,行驶在齐鲁大地上,一眼望去,全是丘陵小山包,起起伏伏谈不上有多平整,但这个地方的蔬菜不光国内横行,就连棒子国和丸子国都有很大一部分人吃着他们的大蒜和白菜。


每每遇上什么不和谐的事情,两个国家开始叫嚣的时候,我提高关税,我不给你卖镜片。华国这边就开始说东山蔬菜减产了!


进入南河,从丘陵变成了平原。一望无际的土地,一望无际的平原。


停车吃饭的时候,就连招呼客人的服务员,听着都有股子香玉大家的味道,而且邵华和张凡听着特亲切,好似进了边疆某个南河村了!


第一天,张凡和邵华两人轮换着开车,直接在傍晚的时候就进了陕市。


关中平原的汉子,讲话都如在吵架。汉子讲话如吵架,而满街叫唤爸爸的小姑娘说陕话,格外的好听,“爸,我要吃肉夹馍!”用陕话说出来格外的让人觉得小姑娘可爱。


陕市以前有个笑话,说他们的足球队,前几年的时候,老陕们看球清一色的喊大风,满场子的风,几万人的风,听起来热血沸腾的,就如先秦傲视六国的黑色军队一样。


可后来不知怎么得被带歪了。几万人暴躁的喊着陕市省骂,“xx妈!”


也是别有韵味!踢过踢不过先不说,先要把对方骂输了!


过了陕市,一头扎进了肃省的怀抱。从南河到陕市,周围的环境格外的郁郁葱葱,特别是进入秦岭地段,参天的大树。


每每遇上森林忽隐忽现的动物,邵华就会扒着窗子喊,“小石头,小石头,你说那个是不是熊猫,是不是熊猫!”


当开进肃省,跨过当年红军走过的六盘山,眼前的景色忽然一下变了,原本郁郁葱葱的大树然后慢慢的树越来越少,温度也开始慢慢的越来越低。


原本郁郁葱葱如满绿的翡翠一下子变成了土黄色还没进窑的砂锅。邵华也没了看景致的心情了,实在是没什么看头。


一眼望去,秃秃的山上如同油腻大叔的秃头一样可怜。


进入兰市,张凡带着邵华到舅舅、叔叔家里算是认门了。


修整了一天,张凡和邵华继续出发,跨过乌鞘岭,就进入了河西五城市。


一天,整整一天得时间,当酷路泽才跨过肃省和边疆的高速收费站。上千公里的距离,在南方都不知道过了几个省了。


一头扎进了鄯善,在吃货眼里边疆名气最大的或许就是烤羊肉和葡萄干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