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3章 水陆法会(求订阅)

金山寺高僧玄奘法师,于明日正午开始,主持召开水陆法会一事,为天下人所知。

长安城内,更是奔走相告。

纷纷皆欲一观究竟。

那玄奘法师,是徒有虚名,还是有真才实学?

明日就能一见分晓。

水陆法会。

相当于一场大的超度大会,同时也有讲经、论经之说。

整个过程并不短。

其中论经才是整个法会的重点。

前面都只是走个过程,算是为后面的论经做铺垫,且看玄奘法师舌战群雄。

当然。

这些是江缺的想法。

“既是玄奘法师亲至,那贫道自然也应去瞧一瞧,听听其讲经说义,也挺好。”

江缺心想着,“如此盛会,绝不能错过,也绝不能缺席,好歹那是玄奘。”

趁着这个空档。

他赶紧寻找些其他消息。

多了解下。

佛法东传之事他阻止不了,但此行,却可以跟在唐僧身前、身后,收获些好处。

“原本,李二派遣两位随从跟随于唐僧,护佑他西天取经,外加一匹普通的白马。”

江缺沉思着,“我若成为其中一随从,自然可以跟在唐僧身边,但这样一来就要彻底暴露在诸天大佬们的眼皮子底下了。”

那不行。

这个计划只能放弃。

至少对于江缺来说,这个计划不怎么好,做随从就已经身处漩涡中心地带了。

“而作为一个隐藏于暗处的人,我却不至于在漩涡中心地带里。”

江缺暗道:“这一次西游,危险性还是有的,而且系数很大,也并不是谁都如那唐僧、孙悟空一般的人物。”

若是出现变数,那西天佛教,以及其他的诸天神佛,说不定会出手清理。

搞不好,会出很多麻烦来。

“所以,随行者还是要放弃才行。”

江缺暗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我修为低下,实力又羸弱,如果不隐藏好点,或会阴沟里翻船。”

好不容易来到这样高等级的修炼世界里,好不容易获得不菲的好处。

他心里自然有着一些特殊想法,总不能碰上大危险,然后自己就溜了吧。

那不行。

“还是要好好思考一下。”

究竟如何去实现自己的目标,这是一个很严肃,很重要的问题。

次日。

云朝云涌,最终却还是一片晴空万里。

从一大早开始,大街上就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做生意的小贩早已去贩卖东西。

而今天。

乃是金山寺玄奘法师,主持水陆法会的大喜日子,上到达官贵族,下到黎民百姓,又不少人都去看热闹了。

他们很兴奋。

传言,这一次水陆法会上,大唐皇帝陛下李二,也要过去。

若是能一睹天颜,若是能瞧上一眼,也能乐半年,并且成为茶前饭后的谈资。

这年头。

能见皇帝也是一件大事。

一般情况下,是没有机会见到皇帝的,也不可能遇到那样的存在。

所以,这一次去看水陆法会热闹的人,有很多。

当然了。

还包括一些神仙,一些仙门的修仙者,都过来了。

有谨慎的,也有凝重的,更有看戏者,还有冷然若色者。

总之。

各种各样的人都有。

江缺隐匿自己身上的气息,装作是一个去看热闹的民众。

也第一时间跑出去,占据一个有利地形位置,方便他好听讲经文。

按照江缺的预想,这玄奘法师讲经说文,肯定也能获得些本源力。

这也是挺好的。

蚊子再小也是肉嘛。

况且,玄奘法师讲经,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听听也无妨、无所谓。

长安内。

玄奘法师正淡定地看着,目光热切,这一次他要登台主持水陆法会。

同时,也是宣扬自己佛法的好机会。

他学习佛法多年,其中的经义,道文等等,都有着诸般之多。

听讲的人,不仅有那些看热闹的,还有李二等朝廷之人,更有一些仙道修士。

当然了。

大唐境内的和尚,自然也是免不了的,说不得在论经之时,他们要亲自论一论才行。

他们目光热忱不已,神色间光华万丈,仿佛有无穷之多一样。

这一次。

可是扬名立万的好机会,若是运气好,或许,就有可能成为名僧。

只不过,他们并不知道这一切的真相,也不知道事情究竟为何。

若知,此次水陆法会,其实也是佛教在背后作为推手,一手推出玄奘来,不知会做何感想。

江缺自行找一个安全,且比较不错的角落位置,小心翼翼地看着。

他目光如电如神,“这一回,贫道要听个明明白白。”

虽然玄奘法师所讲的经义都是小乘佛法,但总归是佛教经义,总归是能获得一些好处的。

他很期待。

也很兴奋起来。

如果……

时近中午时分。

玄奘法师终于在金山寺众僧人们的簇拥下,缓缓而来,并且显得宝相庄严十足。

很有大佬的面相。

看得江缺暗暗欢喜,“看来,这位玄奘法师,本身的佛法理论也很高深啊。”

有点本事。

是个大人物。

不愧是金蝉子转世。

他隐匿得气息,在外人看来,就是一个普通人。

看热闹的。

玄奘法师率先带领众僧人进行超度一番,主要是超度那泾河龙王的魂魄。

当然。

超度并没有用多少时间,后面则是玄奘自己讲经,将他对佛门经义的理解。

这一讲,便是一个时辰。

最后,便是这一次水陆法会的重头戏来了。

论经。

通过玄奘讲经,他已经感受到经义的不凡,也感受到经义的好处。

江缺确确实实获得本源力了,还不少。

“讲经都有,那论经更应该有吧?”

江缺心里如此地思索起来,“这样一来,我反倒是成为获得好处最多的那个了?”

不。

获得好处最多的,乃是佛教才是。

他们才是最大的受益者。

“我充其量就是获益最多的个人。”

江缺暗暗想着,“果然,有一个好跟脚出身,就是很好啊。”

这玄奘,若非是金蝉子转世,他又岂会获得这般多好处啊?

人比人,气死人。

这终究是比不得的。

他们还是很不一样。,还是很有不同的。

可惜了。

大唐皇帝李二陛下,在玄奘法师超度完成后,就已经回去了。

只留下一众朝廷大员。

他是人皇,自然也知道佛教的算计,只不过,他现在硬气不起来罢了。

也没机会硬气。

江缺目光如电,冷芒依旧席卷着,“虽然玄奘法师讲经论经,让我收益良多,但是我依然看不出,佛教这样做,就不怕彻底得罪人皇?”

“还是说,他们和人族之间,有些什么不为人知的交易?”

这场佛门大兴之机,损失的只是人族。

从此以后,诸天神佛深入人心,威严霸道,同时也高高在上。

成为人人畏惧的存在。

“不过,我的收获也是巨大的,本源力获得许多,再得到一些,应该就可以突破到地仙大圆满了。”

江缺心中很满意,“此前,我在遮天世界里就获得一些,积攒下来。

之后,又在青玄大陆中州仙盟和天门里,收获一些本源力。

以作积攒之用。

剩下的。

还差一些,但我可以在这个世界里获得。”

虽然,自己地仙境后期的修为很低。

甚至在这个世界里,只算得上是蝼蚁,连炮灰都不是。

他虽然不知道那孙悟空等人的修为,但从整个长安城的盛况,以及世界等级的区分来看。

这个世界等级很高。

其中的修仙者们,也很强大。

他们的手段,多不胜数,也层出不穷。

“强者,终究还是太多了。”江缺暗暗苦笑,“如此一来的话,我需要从开局就苟,一直苟到最后。”

这才是真正的王道。

听完玄奘法师他们讲经论经后,江缺内心是高兴的,“最起码,我收获不菲。

不过,随着玄奘法师讲道到最后,落入尾声,有位大佬大人物可能也要出现了。”

其实,江缺也害怕自己被看出来,也怕自己被那些大佬一眼看穿。

一直以来,他都是大佬一般的存在,无敌于天下。

他本身就属于大佬。

但是现在。

在这方世界里,他江缺只是一个普通人,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蝼蚁。

说句不好听的,如果有可能的话,他很有可能会被那些大佬吃得连渣渣都不剩。

“不,或许都用不着一个大佬过来,一个妖怪过来,就很可能把我吞吃了。”

江缺心里如此无奈,也是郁闷得很。

不知该说点什么。

“也不知为何,那些修仙的人,竟然没有出来阻止?”

江缺有些不解,“难道是因为金山寺,因为佛教吗?”

佛教大兴,乃是天地定数,改不得。

也改不了。

而玄奘西游,成就唐僧唐三藏,也实属正常。

即便是有人跳出来阻止,也无法改变什么,大唐皇帝李二,都认怂妥协了。

更何况是其他人呢?

那更是不可能。

想想,还是有些怪异的。

“西游是定数,但这个过程里,天机蒙蔽,哪怕是大能者也算不出什么。”

江缺开始思考,“而他们的神识,也不可能随时随地都注意到西行取经的几人。

而这,就是我的机会。

不管是沿途那些妖怪,还是法宝、洞天福地等等,我都可以收取。

只不过,功法等最多的地方,应该还是天庭,以及道门三教和西方佛教。

此前我想浑水摸鱼,这自然是可以,但油水明显不够啊。

所以,最好的办法还是……

去天庭,当一仙官。”

这样最好了。

可是,问题又来了。

如果以他现在的实力,去天庭的话,或许只能当一个天兵吧。

百夫长?

还是万夫长?

他不知道,也不确定。

这条路同样不好走。

“另外一条路,就是拜入四教门下,这样就有足够多的机会和时间,寻到功法,获得世界本源力。”

江缺思忖,“可问题是,道门三清隐退,道统基本上很难发现,以我地仙境后期的修为境界,可能有点不够看。

至于西方佛教,则可以通过其他方式看到功法。

也不急于一时。”

想来想去。

最终,似乎只能选择走天庭仙官这条路了。

毕竟这很明面,如果运气好的话,还能获得提升。

只是修为不高,去了也只能从一个小天兵开始。

或者是小神。

“果然,没有实力怎么算计,都是徒劳无功的。”

江缺郁闷着,“因为没有足够的力量去执行,没有强大的实力去运转,自然也就没有意义。

不过,我依然要继续下去,先当一个天兵也行。”

只要能去天庭,他就有机会获得功法,获得法术,从而获得本源力。

然后突破。

如此循环往复,便能形成一个良好的循环。

这时候。

就在江缺思索时,一和尚及一僧弥,从外面缓缓而入。

搜索 幻想 小。说 网 3W点7w X点o rg 阅读诸天大圣人最新章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