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 (1 / 5)

          “宝珠在哪儿?”一把雄浑有力的男声在杨家院里炸开。

        张菊芬捏筷子的手吓得一哆嗦,“刘强牛怎么来了?”又给许招娣使眼色,快把吃的藏起来,这年头谁家都不宽裕,可不能“便宜”了他们。

        手忙脚乱刚弄好,两个老人就进门了。

        “哟,这点儿了还没吃饭呢?”一位黑不溜秋的老太太进门,双手叉腰,耳朵上坠着两朵闪闪发亮的小银花。

        张菊芬眼里闪过羡慕,但很快的,取而代之的就是谄笑:“亲家母亲家公来了,宝珠还愣着干嘛,快去队长家借两斤米,借条腊肉来,咱们过年分了再还……”

        狄波老太太见闺女真要去借东西,狠狠瞪了她一眼:“你是大儿媳还是大儿子,干你什么事?给我好好坐回去!”要有心招待他们的,哪会当面说“借”,这是故意念给他们听呢。

        再说了,她老刘家还不缺这几斤吃的,张菊芬真是没见过世面。

        刘宝珠红着脸不敢说话,看看亲妈,再看看婆婆,又看看杨建军,最终还是不敢坐。

        福妹在门口看得直叹气,她没想到,母亲居然软弱如斯……亲爹亲妈来争气了,她偏不夺气。

        跟她有同样想法的,还包括张兰。她骑了一个小时单车到刘家时,老两口正吃着饭呢,桌上摆着半碗油炸豆腐,七.八片肥瘦相间的腊肉,还有一小盆青翠欲滴的小青菜,老两口还端着小酒盅嘬了几口。

        就这样的生活条件,甩刘家几条街呢,她婆婆和弟媳,真是……不知说什么好。

        “外公,外婆。”福妹蹒跚着跨过门槛。

        狄波老太太看见瘦瘦小小的丫头,前一秒还凶巴巴恶狠狠的眼睛,下一秒立马化成水了,“哎哟福妹,乖福妹还记得外公外婆。”不怪她这么说,外孙女自出生,他们老两口却只见过聊聊几面。也就是他们过生日时候回去一趟,已经连续两年连年初二都没回去了。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