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 (1 / 3)

          自从在刘家住下,福妹终于又过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比她妈当年还享福。

        因为钱和票多了,条件比以前更好了,两位老人像要把这五年遗漏的亲情一口气补上一般。

        “福妹多吃点儿骨头肉啊,腊肉败胃口。”老太太塞了半小碗肥瘦相间带筋的肉给她。这可全是从炖了四五个小时的猪大骨上剔下来的,肥的不腻,瘦的不塞牙,脚筋嚼起来带劲儿!

        “吃肉就要骨头上的才营养,待会儿让你外公把骨髓敲出来,吃点油才长得高。”老太太心疼的揉揉小脑袋,村里比她小半岁的,都比她高好大截儿了。

        “可得好好补补。”外公附和一句,拿个大勺就敲起来,“啪啪啪”几下,“卡擦”掰开,米白色的髓油就冒出来。

        “来,乖乖,趁热拌着饭吃了。”见她不出声,以为是不喜欢,又赶紧解释:“放心,外婆洗得干干净净,又换了好几锅水炖的,里头没虫子。”

        这年月的猪都是喂野生熟猪食养大的,少说也养了一年半两年,不像几十年后……髓油都不敢给孩子吃了。福妹吃完嘴里的饭,才抬起脑袋,露出个灿烂的笑。

        于是,老两口“伺候”得更起劲了。刘宝珠见以前自己独有的“待遇”被女儿占了,倒是比她吃的还开心,跟着鼓励:“外公敲的髓油可好吃了,阿嬷以前最喜欢呢。”

        老太太横了她一眼,“喜欢也没你的份了。”想起这头婚事就没好气,含辛茹苦捧手心里二十年,去别人家当牛做马她倒心甘情愿。

        哼,白眼狼!

        福妹可还要靠外婆救母亲呢,赶紧放下碗筷,一手挽外婆,一手挽妈妈,“都吃,外婆阿嬷都吃,长高高。”

        “只给我们吃,那不给外公吃啦?”

        大眼睛一转,不好意思的露出小米牙,右边还有个小梨涡。“外公也吃,也长高高。”呼呼,装小孩儿可真不容易啊。

        一家子哄堂大笑。

        吃过饭,刘宝珠把爹妈和闺女的衣服端去河边洗,因为刘宝能寄回来的票多,他又在外头“吃皇粮”,光老爷子一个人上公分,家里就尽够吃了。老太太帮福妹穿上一身大红色灯草绒的衣服,骑单车上县里去。

        这时候的县城还没高楼,全是平层土房子,卖东西的少之又少。福妹好奇的打量,见到一大群人规规矩矩鸦雀无声排了两队的地方,那就是供销社了。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