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 (1 / 4)

          当然,这还不是最壕的。

        等外婆拿钥匙开了床底下的柜子,小心翼翼捧出一顶波光流动的帽子时,福妹已经不会说话了。原谅她后半生安于现状没啥出息,没见过世面,不知道帽子还可以做得这么珠光宝气。

        “这是外婆的外婆传下来的,那年要给你妈陪嫁她不要……哼,死丫头,还什么‘汉人不兴戴这个’,她本来就是彝族的姑娘,一点儿民族自豪感都没有!”

        福妹没想到,她有一天能从大字不识的老太太嘴里听见“民族自豪感”五个字。

        “不过正好,留给乖孙,以后再传给你丫头,咱们狄波家的底子不能丢了。”说着,就轻轻的把福妹头发别到脑后,戴上去。鸡冠帽,顾名思义,前高后低形似鸡冠的帽子,十几层红色的硬布缝一起,上头再镶嵌上千颗大小均匀的银泡,阳光下闪闪发光。

        福妹知道,这就是外婆的传家宝了,也不敢疏忽,戴上去还让外婆缝根软绳子,从耳后绕一圈兜住下巴……毕竟,这年代吃不饱肚子的人也不少,明晃晃的大元宝戴头上,心里不踏实得很。就是在衣食无忧的几十年后,她也没少听老太太们在火车站被人抢耳环抢项链的事。

        全身上下都打扮好了,怎能少了绣花鞋?老太太又从箱底摸出一双黑底绣红花的千层底鞋。不过,跟普通的千层底不一样,它们边上还缀着一圈毛绒绒白花花的毛边……还挺可爱。

        福妹年轻时候也喜欢这些毛茸茸的东西,现在一看就挪不动腿了。“外婆,真好看!”

        “知道你喜欢,本来想着过年给你的,但你们没回来,就……唉。”

        福妹不忍外婆难过,抱住她大腿,奶声奶气道:“外婆真好,以后我会孝顺外公外婆,听外公外婆的话。”一定会的。

        老太太的眼泪顿时崩了,平时硬气好强的老人家,居然哭得哽咽起来,“好,好……好孩子,也不用你孝顺,只要乖乖听话,别学你阿嬷就成。”

        待祖孙俩收拾好的时候,村里已经万人空巷。老太太怕她裤腿太长绊了脚,直接抱起来往村口去,那儿是革委会和生产大队所在地,人声鼎沸。

        成千上万红红绿绿的人儿险些晃花福妹的眼。

        几个老太太用彝话跟她们交流几句,又在福妹脸上摸了摸,用汉话说“真漂亮”,福妹龇出小米牙,“谢谢奶奶,奶奶也漂亮。”彝话对于现在的她来说真的是外语级别的存在。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