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 (1 / 4)

          语气里的不屑和威胁,让福妹后背的汗毛竖起来。她的“父亲”,杨建军,还是那个自私自利没主见爱家暴的男人,重活一世也没改变。

        “福妹别怕,快睡觉觉吧。”宝珠抱着她哄。

        可她根本睡不着,大伯娘的呻.吟时有时无,每次她快睡着时又被吓一跳,想要仔细听又没了……这得是压抑了多久的痛?怪不得上辈子她才十几岁,大伯娘就病倒了,这他妈分明就是打出来的毛病。

        张菊芬真是教的好儿子。老大杨建国往日里话不多,一副老实人模样,没想到也是个打老婆的货……跟老二一样。凭良心说,就他那歪瓜裂枣样,别说能力学历为人处事,压根没一样配得上大伯娘。

        张兰,亏就亏在出身不好。

        可福妹是几十年后回去的,知道以后所谓的“成分”会越来越淡化,甚至消失不见,那天要不是大伯娘护着她,帮着她们摸黑上外婆家搬救兵,她们这顿打肯定逃不掉。

        她真的很感激她。

        翻来覆去,睡得不怎么踏实,半夜起来尿尿,从杨建军身上爬过,被他睡梦中踹了一脚,虽然不算特别痛,但福妹还是没忍住掉了几滴眼泪。这他妈什么狗屁父亲啊,就彻头彻尾一烂人!

        第二天,所有人都上工分了,张兰才从屋里捂着嘴出来。

        “大伯娘早啊。”

        她匆忙的点点头,不好意思看小侄女。

        “奶奶带福来福旺哥哥出去,三婶带小弟弟回娘家了。”

        张兰脚步一顿,也不遮掩了,露出嘴角一大块青紫,嘴唇也被打爆了,有部分外翻发红,血痂结在上头有点骇人。福妹倒吸一口冷气,这么严重。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