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1 / 4)

          但去香港的路上,淹死的被骗的也不少。同理,没人不怀念以前的城里生活,想要回去的数不胜数,但真正能合法合规回去的寥寥无几。

        张兰在今天之前,从没动过偷跑的念头。

        福妹也不敢再劝,一旦回去,就是跟这边断了联系,男人可要可不要,但孩子终究是自个儿亲骨肉。

        接下来几天,福妹依然过着非法劳工(童工)的日子,给一家老小烧水,替张菊芬喂鸡。当然,她也想借机藏个鸡蛋啥的给宝珠补补,但她基本摸不着鸡屁股。张菊芬每天定时定点的摸着呢,一旦摸到硬硬的,立马关鸡窝里,下出来的蛋还热乎着呢就被她揣怀里。

        福妹真的很怀念外婆家的日子,真是好日子啊。

        “叹啥气呢?”宝珠背着一大篓比她还大的草进门。

        福妹嘟着嘴,就不能少割点吗?“累死累活真不值!”

        宝珠半蹲着身子将东西靠墙放好,洗洗手,摸摸她脑门,小声道:“知道你主意大,但一家子都是亲人,爷爷奶奶也不容易,以后不许再说这样的话了,知道不?”

        福妹很想翻个白眼。说实在的,自从遇见老头子后,她生活安逸,没受过的气这半月都受齐了。母亲怎么一点儿脾气也没有?

        “好了好了,阿嬷给你两个好东西。”说着,小心翼翼从塞满青草的背篓里掏出两个小小的,米白色的东西来。

        福妹眼睛顿时一亮。

        “今儿运气真好,还捡到俩鸭蛋,待会儿煮了给你吃啊。”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