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5章 少尉同志酸了(下)

吃醋这事儿吧有时候不是搞对象或者心生爱慕情况下的“特权”,你无法想象这种有点狗血的事儿会在什么时候发生、以怎样的形态发生。


举个例子,这年轻的少尉同志属实就是“吃醋”了。


尽管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真相会是如此,也没意识到自己正因为如此这般原因而在付诸一些实际行动,但无可辩驳的事实就是这样。


“我从军校同班第一名毕业、递交了申请书在忐忑不安中苦苦等了一个半月,天天上门打报告、提要求、不答应就耍情绪地坚持下来。好不容易最终来到了光荣的斯大林近卫第一坦克师,到现在还没被师长同志和政委同志亲自接见过!”


“你他妈一个德国佬的战俘算哪根葱!?凭什么我这么努力都得不到的待遇、你就能不费吹灰之力地白嫖!?这不公平,其中必有猫腻!我......我他妈要给你点颜色瞧瞧!让你这个耍了不知道什么手段蒙骗了师长和政委同志的家伙知道,我能认得清你的真面目!”


以上这些话是属于接地气版的内心真实想法直译,当然,少尉同志并没有在心里百分百一致地这么想过。


不过你要硬说的话,确实就是这么个意思就是了,基本能把真实心境剖析地八九不离十。


这,便是让温特尔少校如此遭罪的真正原因。


不过还有一点值得说明,少尉同志虽然看这个被交给自己看管的德国佬少校很是不爽,但他身上的大衣真的不是被少尉同志有意偷走的。


夜里负责看押战俘的战士汇报,看到了有其它德国佬的俘虏趁着起夜撒尿的机会,在路过已经蜷缩着睡着了的温特尔少校身边时,顺手牵羊地一把薅走了盖在他身上的军大衣。


守夜的战士当时自己也冻得够呛,温度骤降的夜间温度真的是让人蜷在一块儿、恨不得缩成一团,连动都不想动弹一下。


自己的任务是防止德国佬偷跑或者行不轨之事、搞什么暴动,只要这些德国佬不触这些禁忌,像是生猪一样老老实实待在被围好画线的猪圈里、也没有打架或者干其它别的啥事。


想咋样就随他们去吧,自己管这些屁事儿干嘛?


德国佬偷衣服偷的也是他们自己人的衣服,无非就是不偷衣服的德国佬被冻死或者被偷了衣服的德国佬被冻死,反正死的都是德国佬、和伟大的红军有毛线关系?


所以这帮德国佬俘虏爱咋整咋整,自己接着缩在这儿取暖不是挺好的吗?


抱着如此这般想法,守夜的战士直到第二天早上换班的时候,才给自己的班长汇报了此事、仅仅只是当个小到可以被无视事情一般地顺带提了一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