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8章 论战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那杜瑄明明只是一个妓女,可出行的威风,甚至知府、转运使还有过之而无不及。手机端 m.

看样子世道太平,生活稳定,人们在追求享乐方面的需求也更加旺盛了。

喧闹,杜瑄的花轿来到了栈桥旁边。随后轿走下来了一位风姿绰约的丽人,那容貌……

对不起,因为戴着面纱,陈玉并没有看到。

不过只从身材来看,果然不是俗物。妖娆玲珑的曲线,好像水蛇一样柔韧。

那杜瑄在几个丫鬟、小厮的围绕下,挤开了人群,施施然地了船,径自去了舱里。

至于码头的脑残粉们,见杜瑄不见了踪影,才依依不舍地散去,也让喧嚣终于结束了。

陈玉和那年汉子对视一笑,纷纷摇头,实在是不理解这些人们疯狂的缘由。

这艘客船看起来载客不是很多,在那杜瑄船了之后,又有零零散散的几个客人之后,便从沧州出发了。

陈玉留心打量了一下,发现船的人大部分都是以士子为主。看样子都是要赶去长安,准备明年的春闱的。

他和史华铎来到事先定好的客房,观察了一番,十分的满意。

有钱是好,客房里十分的整洁和宽敞,只有他们两个人住,甚至家里还要舒服。

看着史华铎在忙碌地收拾着,陈玉无所事事,便又走出了船舱,来到了甲板之。

其时深秋,寒风西来,吹得人瑟瑟发抖。放眼看去,水面一片寒凉,便连那太阳也苍茫了许多。

陈玉点点头,终于明白了“秋水共长天一色”的含义了。

客船一路西行,属于逆风,所以速度很慢。走了很久,两岸的景色却好像从来没有变动过一样。

对此,陈玉无奈也没有办法。船再慢,也人的脚快得多了。

他索性趴在栏杆,用心欣赏起黄河两岸的风光来。

没过多久,他察觉到身边多了一个人。转头去看,原来是和他一同船的那个年汉子。

“大叔怎么也出来了?外面清冷,小心着凉啊。”

那汉子哈哈一笑。

“这又算得了什么?某常年行船海,大风大浪见识的多了。这在某看起来,如履平地一般。”

陈玉点点头。

“是了,海波涛汹涌,危险万分。尤其是每年夏季的时候,更是飓风不断,毁天灭地。”

那年汉子一愣,疑惑地问道:“小哥的口音似乎不是南方人啊,也懂得江南的气候?”

陈玉哂然一笑,心说后世的人谁不知道每年夏天东南都刮台风啊,所以他也没有什么可以自豪的。

“都说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学生虽没有如此大才,但也读过一些书,因此略微了解一些。”

那年人点点头,感慨不已。

“还是读书好啊,书自有黄金屋,书自有颜如玉。会读书的人,便有了无限美好的前程了。”

陈玉一愣,随即脸色羞红起来。

没想到自己拿出来拍马屁的《励学篇》,竟然连南边来的人都知道了。

那年人胸襟开阔,性情爽朗,直如大海一般,十分的热情健谈,拉着陈玉洋洋洒洒说了许多。

要不是客船东家出来捣乱,两人或许能够说到晚饭时分。

客船东家是一个胖胖的商人,看起来十分的精明。只不过此时却十分的凄苦,语气也很是不好。

他从船舱里走出来,来到了栏杆旁边,向身边的伙计询问道:“纤夫都准备好了吗?”

那伙计忙道:“东家,纤夫找是找到了,可他们说,如今是逆风拉船,平常费力气,所以要加工钱。”

船东那么胖,竟然跳了起来,气的胡子乱飘。

“什么?还要加工钱?我这一趟根本赚不到什么钱,全都喂给他们了。哎,这买卖没法做了。”

说归说,他还是得咬牙答应。

黄河之,逆风逆水行船,有的地段不靠纤夫拉的话,那是根本不可能走得动的。

陈玉闲极无聊,看了看愁苦的船东,又回头看了看船的风帆,不禁笑了。

“东家,你这风帆根本无法借力,怎么能行船呢?”

陈玉虽然不是航海专家,但后世咨询发达,有一段时间他很痴迷于风帆时代的海战,也看过东西方帆船的对之类的章,所以还是了解一些的。

那船东正苦闷于行船的问题呢,听到他的话,心里着实气苦。要不是看他一身士人的行头,说不得还要讥讽两句。

“小郎君有所不知,这逆风逆水,实在是行船最大的难题。这个时候,不用纤夫拉动,是根本没办法行船的。”

陈玉笑了,指着那桅杆笑道:“你的船只有横帆,没有纵帆,自然在逆风的情况下无法借力,自然走不动了。”

那船东和那年人齐齐一愣,不约而同地问道:“何为纵帆?”

这次轮到陈玉意外了,没想到他们居然不知道纵帆。

他看过介绍,记得平衡纵帆早在东汉时期被创造出来了,后来才传入到的西方,极大地提升了西方的航运水平。

没想到,这个时空的人竟然不知道纵帆。

陈玉一时兴起,在甲板,拿着纸笔给船东和那年人画了纵帆的样子,以及分力、合力的原理。

“你这船帆,只有横帆,不能逆行。但有了纵帆之后,风力经过分流引导,会变成前进的动力。这样一来,你的船即使不用纤夫,也能够平稳前行。只要不是顶头的逆风,都没有关系。”

那船东懊悔不迭,一个劲地跺脚。

“哎,要是早认识公子好了,这样我能省下多少钱啊!”

陈玉莞尔一笑,对他道:“现在也不晚啊,等跑完了这一趟,东家再去改造好了。”

在两人对话的时候,那年人却捧着陈玉粗略画出来的图纸,如获至宝,看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好啊,好啊,真是天才的设想。有了这个纵帆,船无惧风向,随时随地都能出海。今后我水师防御,也不会那么被动了。”

陈玉有点怪。

“海军是进攻的兵种,为什么要防御?”

那个年人却更加怪。

“海军?不是水师吗?”

但没等陈玉说什么,他自己点了头。

“嗯,还是海军听着威风。水师,好像是差了那么一些意思。”

陈玉偷偷吐了一下舌头,这才想起来,古代都是叫水师的。至于海军的叫法,还是近现代的时候从西洋传过来的。

那年人却很好学,拉着陈玉的胳膊,问道:“小哥,你为什么说海军是进攻的兵种呢?”

关于这个话题,陈玉不免认真了许多。

身为一个国人,对于近现代那段屈辱的历史那是始终铭刻于心的。

陈玉也不免有些遗憾,因为那个时期的闭关锁国政策,导致国失去了海的控制权,结果被各国列强用坚船利炮打开了国门,备受屈辱。

“海洋和陆地不同,海洋面一片坦途,没有山丘沟壑等地形加以利用。敌人可以从任意的方向攻来,也可以从任意的方向撤退。所以想要在海洋进行防御,那是不现实的。拿我们大乾来说,南起安南郡,北到金州湾,有着万里的海疆。假如敌人进攻我们,那么可以随处登陆。这么长的海岸线,我们需要多少兵力和资源去防守?我们在北面建了一座万里长城,总不能在海边也建起一座万里长城吧?再说了,要是建了海万里长城,那我们的船还出不出海,大好的万里海疆拱手送人吗?因此要想不受到威胁,那么最好的办法,是攻出去。把危险消灭在源头,我们的海疆也安全了。”

那年人听的神情振奋,激动不已。

“不瞒小哥,在下在南方的水师里从军。这些年倭寇屡屡犯边,杀我百姓,抢我财富。我们水师尽心竭力,想要杀敌立功,可是却总功亏一篑。那些倭寇的船小而灵活,速度极快,而我们水师的平沙船虽然很大,可是没有速度,想要追都追不。真是……真是有力无处使啊!”

陈玉没想到这个时空竟然也有倭寇的问题,让他也不由得咬牙切齿起来。

但对于年人的说法,他还是不认同的。

“无论何时,在海作战,船的大小和速度都是决定性的因素。大船并不是不好,但使用的不得其法,才是失败的主要原因。”

说着,他一指脚下的客船,道:“大人,如果学生没有料错的话,水师的战船应该和这艘船没有什么区别吧?”

这点自信陈玉还是有的。

虽然这个大乾是凭空冒出来的,但看到了这艘客船的样子,之前又听年人提及过平沙船,陈玉知道,国古代的战船,应该和真实的历史区别不大。

果然,那年人点点头,道:“虽然水师的战船,因为功能不同,种类很多,但样式方面,和这艘客船却也大同小异。主要是福船、草撇船、海沧船、苍山船、鹰船、子母船等等。”

陈玉一声哀叹,知道这个时代的海船技术,还是没有脱离国的传统范畴。

此时看来这些船还是很不错,可和日后西洋国家那些卡瑞克帆船、盖伦帆船等起来,性能和效果实在是差的太远了。

等到西洋的风帆战列舰加装了百门的火炮之后,陈玉似乎又看到了国的国门被惨烈的轰开的现实。

一想到这些,他再也坐不住了。

“大人,恕我直言。如今水师使用的这些船只,实在是浪费将士们的生命。”

阅读我什么没干过最新章节 请关注幻想小说网(www.7wx.org)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